字號:

不間斷法律援助 解殘疾人困境——梁某交通事故致殘賠償糾紛案

2019年12月17日 來源:《中國殘疾人》2019年第11期

文_沈建新 周凱

案情簡介

2007年11月3日8時40分左右,顏某駕駛轎車(該車系啟東市某出租汽車有限公司租給顏某經營)沿啟東市221省道由南向北行駛時,與由東向西倪某駕駛的電動自行車(后載梁某)發生碰撞,致梁某與倪某跌地受傷,二車損壞。梁某當即被送往啟東市人民醫院住院治療,被診斷為多發傷、特重型開放性顱腦外傷、左脛腓骨骨折、肺部感染等。11月22日,交警作出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顏某、倪某(倪某系梁某的母親)負事故同等責任,梁某無責任。隨后,梁某輾轉于上海、啟東的多家醫院救治。2008年12月22日,華東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對梁某的傷情作出鑒定,結論為梁某因交通事故致重型顱腦損傷,評定為一級傷殘,需24小時2人終生護理。無情的車禍,使一個年僅7歲的可愛男孩付出了沉重代價,也將一個幸福的家庭推向痛苦的深淵。梁某家不算富裕,家中僅有的一點積蓄,在醫院區區幾天就見了底。面對著孩子這無底洞般的醫療費用,梁某全家陷入了痛苦和惘然中。

10年來,啟東市殘聯和市法律援助中心為他們提供不停頓的法律援助,經過10多次訴訟和庭審,梁某終于獲得了巨額賠償,身體知覺得到了局部恢復。

辦案手記

江蘇省啟東市司法局沈建新:事故無情人有情,啟東市殘聯了解到梁家的情況后,指派工作人員專程趕往上海長征醫院看望并送去慰問品,了解其法律訴求。2008年4月28日,在啟東市殘聯法律援助工作站的推送下,啟東市法律援助中心受理了梁某的法律援助申請,代理梁某先行向啟東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賠償訴訟。2008年5月8日,原告、被告就原告的前期醫療費用達成了調解協議,由保險公司賠償8000元,顏某賠償128771.97元,某出租公司負連帶責任。

首次援助解決了梁某一家的燃眉之急,然而過了幾天,梁某的醫療費用再度告急。為保障孩子獲得充分的治療和長久的生活保障,法律援助中心建議在要求賠償實際產生醫療費用的同時,增加后期醫療費用的賠償額,且不作一次性終結處理。2008年10月31日,啟東市法律援助中心委派律師代理梁某再次向啟東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顏某、某出租車公司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交通費、殘疾輔助器具費、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各項賠償共計1808847.70元。2009年6月19日,啟東市人民法院判決:一、原告梁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損失1170666.65元,由被告顏某賠償819466.65元,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0元,合計869466.65元。二、被告某出租車公司負連帶賠償責任。

被告不服,向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啟東市殘聯得知這一情況后,征求受害人家屬意見,再次幫其申請法律援助。2009年9月24日,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南通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承辦律師代理梁某出庭,并在庭審中發表了自己的代理意見。最后,在法官的主持下,原被告雙方達成調解協議:一、維持一審判決賠償數額,但要求被告顏某于2009年10月23日前一次性給付完畢,某出租車公司對顏某的上述賠償義務負連帶清償責任。二、若2009年1月1日后的20年內,梁某不幸身故,對已給付但超出其實際生存年限的后期護理費和尿不濕費用,原告方應予退還;若自2009年1月1日起,梁某的實際生存年限超過20年,且仍需護理和使用尿不濕的,梁某可依據屆時護理費和尿不濕的費用標準,繼續主張該兩項費用的70%,被告顏某和某出租車公司對此義務互負連帶責任。三、對于梁某2008年12月31日之后新發生且尚未處理的醫療費等相關損失(不含已付的護理費和尿不濕費用),由梁某另行主張,被告顏某按70%承擔責任,出租車公司承擔連帶責任。

二審中的調解協議,雖然在數額上與一審相同,但它明確了交付時間,同時對后期20年內的護理費和尿不濕等費用作了更詳盡的說明,對2008年12月31日之后發生的醫療費用等相關損失明確為另行主張。這樣對維護梁某的合法權益考慮得更加周到,更加細致。

2010年2月24日,啟東市法律援助中心第三次代理梁某就2008年12月31日之后新發生且尚未處理的醫療費等相關損失向啟東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10年3月2日,啟東市人民法院判決被告顏某賠償梁某醫藥費、交通費等后續損失17874.2元,某出租車公司負連帶責任。因在上次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的調解協議中,規定了2009年1月1日起的20年所需的護理費和尿不濕費用已一次性給付,故該判決剔除了梁某在住院期間醫院收取的醫療費中的護理費774.4元。梁某家屬對此表示不服,認為20年的護理費用是指在醫院治療期外的家庭護理費用,并不包括醫院所收的護理費,于是再次向南通市法律援助中心提出申請,要求給予法律援助。

啟東市殘聯法律援助工作站的同志多次上門與梁某家屬進行溝通,了解到雖然他們這次針對的僅僅是774.4元,但是梁某今后必將進行持續的治療,如果梁某此后每次新發生的醫療費用中醫院收取的護理費部分都被扣除的話,那么幾十年下來這筆數字就十分可觀了,所以眼前的774.4元,其背后完全可能隱藏著數萬元甚至更多。啟東市法律援助中心對接南通市法律援助中心,綜合考慮殘疾兒童梁某的個人保障等后續問題,認為應當受理梁某的法律援助申請,代他向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庭審中,援助律師認為,根據最高院的司法解釋,護理人員不包括醫院內的專業醫護人員。所以,一審法院剔除的醫療費中的護理費和梁某家人從事的終身護理費不是同一概念,一審法院不應當扣除醫院收取的醫療費中的護理費。律師有理有據的分析,得到了各方的認同,在法院的調解下,雙方再次達成和解協議:由顏某賠償梁某自2009年1月1日起新產生的治療費等合計18400元,其中包含醫院收取的護理費,某出租汽車公司對此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拿著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的調解協議書,梁某家屬終于解除了后顧之憂,他們再也不用為今后沒法索賠醫院開出的護理費而擔憂了。

2011年到2016年,梁某又多次起訴,對每年發生的醫療費用進行索賠,總共獲賠59500元。

專家解析

江蘇高仁律師事務所周凱:本案為一起普通的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一個本不富裕的家庭因此陷入絕境,但在啟東市殘聯和啟東市法律援助中心的聯合援助下,這個家庭逐漸走出困境,當事人梁某得到了及時有效的治療。在這起案件中,啟東市殘聯和市法援中心從梁某自身及其家庭的實際情況出發,為確保梁某獲得長久生活保障,最大限度地維護梁某合法權益,提出對醫療費和誤工補貼按年據實結算的辦法并得到法院的支持。隨后,在多次的訴訟中,啟東市殘聯協調法援中心給予了及時的法律援助,充分彰顯了情理與法理的融合,為梁某的家庭撐起一片法律晴空。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彩广东好彩1生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