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他只感受得到光,卻用音樂傳遞樂觀與努力

2020年08月20日 來源:中新網、中國殘聯

黃延平的雙眼只能感受到光。

如果沒有考到北京學音樂,他差不離會遵循盲人群體趨同的軌跡,成為一名按摩師。黃延平曾進了家足療店每天給人捏腳。三個月后,他意識到這“這不是我想要的”。

大學畢業十余年,在被設定為“不輕松”的人生模式中,他一路前行,如今是福建省海峽殘疾人藝術團的音樂總監兼聲樂指導,創作有多首原創歌曲,擔當多檔節目的音樂制作人,頗受業內認可。

黃延平還在繼續寫歌,他說,他想用音樂被更多人關注,希望更多人了解到“我們這群身體不便,心向自由的夢想家”。

除了“老三樣”還能做什么?

“基本上能患有的眼病都患上了:玻璃體渾濁、視神經發育不良、視網膜色素變性”。黃延平形容自己自打小的視力跟K線圖一樣,有起有落。

9歲,黃延平進了盲校。除了必修的按摩、針灸,還跟老師學起了鋼琴。父母不解,“鋼琴那么多鍵,按得過來嗎?”他也不氣餒,離開盲校前,努力學到“可以彈李斯特、肖邦的水準”。

640.webp.jpg

從小,盲人就被告知以后要靠什么養家糊口——“老三樣:做推拿、拉胡琴、算命”。黃延平也妥協過,找了家足療店實習,每天給人捏腳。三個月后,他把自己“捏”醒了,“這不是我想要的”。

黃延平決定考大學學音樂。父母很支持。但是擺在黃延平面前的問題卻很現實:18歲,剛初中畢業,同齡人差不多都高中畢業了。黃延平狠狠心,初中畢業后,在家自學一年高中課程,準備“單考單招”。

“可苦了。”回憶起備考的日子,黃延平感慨道,一年要補三年的課,早上五點起床,凌晨一兩點休息。

“好在考試個人成績專業分還是不錯,基本上全拿滿,就是文化課上面稍微差了一些。”黃延平調侃自己很幸運,“‘南郭先生’我就混進去了。”

大學期間,黃延平仍克服重重困難,苦學本領。買不起盲文教材,就去網上下載,或是靠錄音聽課,再依靠語音讀屏軟件,將編曲操作那些繁雜的步驟強記在腦中,一點點慢慢摸索。

記者見到黃延平時,他在工作室的電腦前繼續他的創作。被盲人稱作“講述人”的讀屏語音軟件,正逐字念出他在電腦上所選中的字詞、步驟或程序。有時發音速度快到每秒五六個字。如今,黃延平操作編曲程序的速度快到令人乍舌。這離不開大學時的苦練。

憑借努力,黃延平離開象牙塔時可謂收獲滿滿,不僅拿到了獎學金,還創作出第一支原創歌曲《單翼天使》。7年后,這首歌被浙江衛視收錄進一檔節目使用。

640.webp (3).jpg

用三個月重新學習打招呼

在磁帶還盛行的年代,黃延平就喜歡一摞一摞地聽馬季聽侯寶林的相聲,這讓他養成能言善道的性格優勢。但某天,他發現“太能說了也是個事兒,別人不愛聽你說的時候你還在講”。

大學畢業后,黃延平回到福州,報了禮儀班,從最基礎的看和聽學起。他這才明白,原來“看”和“聽”也是有學問的。

640.webp (2).jpg

什么是聽?“聽”是聽周圍環境的感覺。黃延平舉例,“比如你說一句話說完,周圍的人都不說話,那就出現尷尬的傾向,這個話題已經沒得聊了”,話茬就該適時止茬;

還有打招呼,以前不是不會,而是“要么眼睛‘長’到頭頂上,要么就看著地,別人覺得你怎么這么不親民。”“看,其實是要面對對方。”黃延平說。

再之后,黃延平加入福建省海峽殘疾人藝術團。他將“看”和“聽”運用進十一年的社會經驗中,反復糾正,打磨出如今優秀的與人交往的能力。

“現在身邊朋友沒有一個朋友把我當盲人看。”這正是黃延平想要的,“我相信也是所有盲人想要的。”

“‘看’字倒過來貼就看到了”

在福建省海峽殘疾人藝術團,黃延平遇到了從小一起在盲校長大的發小陳金燦和師兄林鵬,還結識了鄭福泉、李燕冰、陳清云、鄭璇四位好友。

"大家生活比較匱乏,就組建這個組合,一起唱唱歌,增加點舞臺經驗,向社會更好地展示我們這個團隊。”黃延平說,于是乎,一支名叫“看到”的合唱組合誕生了。

組員們無法看見,卻憑借音樂天賦在舞臺上大放異彩。

“‘看’字倒過來貼就看到了。”黃延平說,組合名稱“看到”是借用了過年借用過年貼喜字的“福到”的寓意,“大家伙有個愿景,希望看到更美好的未來。”

黃延平是組合的靈魂人物,負責編曲、演唱、指導。對黃延平來說,做一個編曲是極不容易的。除了忍受來自音樂本身的肯定和否定,另一重干擾來源于他電腦的語音軟件。

“當你按下按鈕的時候,它要告訴你按鈕已按下,完了這句旋律我聽不清楚了,當音樂響起來的瞬間,突然多了一個聲音出來你會很痛苦,但我們必須要忍受著。”黃延平說。

采訪當天,黃延平帶組員排練歌曲《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這是今年二月他為抗“疫”創作的公益原創歌曲,曾登上多個音樂平臺,還被列入福州電臺的百城聯唱項目。這也是黃延平的最愛。

排練時,他反復修正團隊演唱中音色、聲調、咬字等瑕疵。他希望,表演時,盲人積極向上的聲音能激勵到更多人,“也希望他們了解到我們的存在”。

再過一個月,組合就走到第11個年頭。盡管目前組合因諸多現實因素面臨解散,但黃延平仍想帶著組員唱更多的歌,走上更高的舞臺。

640.webp (4).jpg

這份期冀源自黃延平素來的堅持的人生觀。“盲人群體不過是總人口中的滄海一粟,就像一滴水掉進了大海,一個聲兒都沒有。”黃延平堅信,只有向社會展現盲人群體的努力與能力,才不會成為那滴掉進大海的水。

”如果更多人了解到這個群體,就會接納我們,然后會跟我們正常化交流。讓殘疾人平等參與社會的機會越來越多。“黃延平說。

黃延平曾在朋友圈這樣調侃自己的前半生:成功與否不知道,倒是憑借三腳貓的功夫跌跌撞撞地成了家立了業。如今的黃延平已是三歲兒子的父親,雖然孩子也是一名盲人,但黃延平沒有放松對他的未來的期許,“想讓他長大后成為對國家、社會有用的人。”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彩广东好彩1生肖走势图 三点一线炒股法 快三预测最准十专家 二分时时彩开奖记录 贵州11选5规则 上海期货配资宋钱 浙江快乐十二下载app 股票推荐600367 快乐扑克3玩法技巧 股票指数指什么 七星彩5OO期走势图 佳永配资-BEST配资 参与赌博24小时会被放出来吗 安徽11选五开奖查询 快3玩法中奖规则 双色球几点开奖 东莞期货配资公司